二月一朵fafa

但人比神还神,比帝王还尊

古埃及王衔与神

古舟子咏:

资料存档自用向



李晓东(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吉林长春130024)

  [摘 要]埃及法老的王衔分五部分,即荷鲁斯、两女神、金荷鲁斯、登基名和姓。其中,荷鲁斯最早出现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宫廷礼仪的象形文字中。古埃及人认为有两个世界同时存在,现世是短暂易逝的人的世界,死后的世界是永恒不变的神所主宰的世界。法老是这两个世界的桥梁,代表神进行统治。在法老的王衔中不同时期出现不同的神的名字,这些神在王衔中的升沉表明了国家政权的演变。我们能够通过对埃及王衔的研究,勾勒出古代埃及政治历史的主线。

 [关键词]王衔;神名;姓氏;登基名 
[中图分类号]K411 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6201(2003)05-0017-05

一、埃及法老王名的理解与翻译

古埃及的法老有许多名字,除了登基后所拥有的王衔外,还有其自己的姓名以及流传下来的传统称谓。根据伽丁内尔(Gardiner)的记述,法老登基后的名字可分为五部分:荷鲁斯名、两女神名、金荷鲁斯名、登基名和出生名。以第十二王朝的塞索斯特里斯二世(SesostrisI)的王衔为例:Hr anh mswt,nbty anh mswt,Hr nbw anh mswt,n-sw-bit Hpr-ka-Ra,sa Ra S-n-Wsrt,di anh djdt was mi Ra djt。“荷鲁斯,生命之源;两女神,生命之源;金荷鲁斯,生命之源;上下埃及之王,赫珀尔卡瑞(意为:拉神之灵的诞生)[1](P72-76);拉神之子,塞索斯特里斯(意为:属于女神苇色瑞特的人),愿他像拉神一样永远长寿富有。”荷鲁斯这个鹰头神,天空之主,神性王权的象征最早出现于大约公元前三千年左右的宫廷礼仪的象形文字中。古埃及王权的神圣地位首先通过荷鲁斯神得到确认,而王座上的法老也就成了现世的活的荷鲁斯[2](P87-97)。两女神是第一王朝即将建立时期的两位主神,分别代表上下埃及。法老通过这个名字展示其与两女神的特殊联系,同时也是埃及统一的象征[1](P72-76)。金荷鲁斯的概念可以追溯到十一朝。罗塞塔石刻上这一表述的希腊文翻译是“高于其对手”,象征着荷鲁斯神对塞特神的胜利。埃及第四王朝法老胡夫和第六王朝法老麦尔恩瑞的王衔中都有类似的符号,但不同的是有两个鹰神站在“金”字上,表示的是两神(荷鲁斯神与塞特神)的和解。其确切的含义还待进一步研究确定[1](P72-76)。王名紧跟“上下埃及之王”这一表述,几乎总是与拉神结合在一起。拉神首先出现于第四王朝胡夫(Ha?f ra)的王名中。王名和姓都是圈在王名圈中的[1](P72-76)。皇家名由“拉神之子”引导,是法老继承王位前的姓氏。

关于埃及法老的王衔应该如何理解如何翻译的问题还存在着一些分歧。尽管各种理解都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理解古埃及王衔所蕴涵的全部文化内容开辟了不同的道路,但约翰?本乃特(John Bennett)和艾瑞克?伊沃森(Erick Iversen)的观点却更令人信服。在一封题为“王名与登基名的意义”的简短的公开信中,约翰?本乃特提出一种观点,认为所有王名都是描述,赋意与法老的,而不是指向哪个神的,其中的形容词或短语部分是描述,赋意给此名的拥有者,而其中的神名是此王名的修饰语,应用“像……神一样”的句式来翻译。例如拉美西斯二世的登基名wsr-maat-Ra,应译为“在玛阿特方面(像)拉神一样强壮的人”①、“拉神选中的人”。

①也可译为“拉神的玛阿特是有力量的”。

古埃及人有一种与世界许多古老民族相似的世界观,认为有两个世界同时存在,即现世与死后的世界。所不同的是,古埃及人认为这两个世界并不是截然分开的,而是互相轮回的两个阶段,就像白天黑夜一样。现世是人的世界,是神通过法老来主宰的世界;人死后的世界是神直接主宰的世界。坟墓是这两个世界的桥梁,而法老是神的代表统治着此岸世界。古埃及人把他们的统治者既看做是个体存在,又视为一个官职,前看是现世的,后看是神性的。法老的埃及文是Pr-as,原意为“大房子”,就很好他说明了这两者的结合。一个法老在即位时通过仪式使自己变成神,他再次扮演奥西里斯死后荷鲁斯的继承父位,变成了荷鲁斯神,而他死去的父亲则变成了奥西里斯神。这个重演不是一般的模仿,而是通过严肃而有魔力的神圣仪式再现神的历史,其目的是使这一继承神圣化,使法老变成神的化身。

二、王名中的神

根据《埃及学辞典》第四卷(Lexikon Der Aegyptologie Band IV)所列王名,在五个王衔构成框架之下具体王名中,约有30多个神名出现。前王朝只有两个:索卡尔(Sokor)神和塞特神。索卡尔神是孟菲斯墓地的鹰神,出现在第二王朝法老内佛尔索卡尔(Neferka sokar)王表上的名字中。这一名字可能是他的王名,意为“索卡尔神心之愉悦的人”,这表明孟菲斯的墓葬在内佛尔索卡尔统治时期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这一神名在埃及法老的王名中只出现一次,之后便再没有出现。塞特神最早出现在第二王朝法老瓦颉乃斯(Wadjnes)的荷鲁斯名中。塞特这个在上埃及从母亲努特神(Nut)腹中撕裂而出的不和之神,在埃及三角洲东北部和上埃及奥姆伯斯-内伽达(Ombos-Naqada)地区的上层社会受人崇拜。第十九王朝有两个法老在出生名中自称塞特神,这与第十九王朝统治家族的三角洲祖先有直接关系。塞特神在第二十王朝第一位法老塞特纳赫特(Sethnacht意为“强有力的塞特”)的出生名和法老拉美西斯八世出生名sth-hr-hpsh中再度出现。

从王名的情况看,塞特神的崇拜主要在新王国。尽管塞特神没有在第十八王朝的王名中出现,但图特摩斯三世(TuthmosesIII)曾称自己是塞特神所钟爱的人。荷鲁斯神在具体的王名中出现是从第四王朝法老比赫瑞斯(Bicheris)开始的,在出生名名中,他称自己是“荷鲁斯神之心灵”。一般荷鲁斯神都是在登基名和出生名中出现的,只有两例出现在两女神名中,一是第十二王朝法老阿蒙内姆赫特三世(AmenemhetIII),两女神名为“拥有上下埃及继承权的人,拥有荷鲁斯神继承权的人”;二是第二十二王朝第一位法老沙尚克(Shoshenq)的两女神名,“像荷鲁斯神一样出现于权力中的人”。在登基名和出生名中出现荷鲁斯神的法老,有的自称是荷鲁斯神,如第十二王朝的法老霍尔一世(HorI),同一王朝的霍尔二世;有的称自己为“具有荷鲁斯心灵的坚毅者”,如第五王朝法老曼卡恩霍尔(Menkanhor);也有的称自己是“具有荷鲁斯之子慈祥的人”,如第六王朝法老俳匹一世(PepyI),第七/八王朝第十一位法老乃佛尔卡霍尔(Neferkahor);还有称自己是“荷鲁斯所爱的人”,如第七/八王朝法老美尔恩霍尔(Merenhor)等等。

拉神几乎出现在所有登基名之中,表现了赫里奥伯里斯(Heliopolis)的主宰天空、陆地和冥界三个世界的创世之神太阳神拉在埃及神性王权中的崇高地位。拉神在王名中出现大体有以下几种类型:nfr-ka-Ra,意思是“具有拉神心灵的仁慈的人”。使用这一名字作为自己登基王名的法老有古王国第六王朝的徘匹二世(PepyII),第七/八王朝的法老乃佛尔卡瑞二世(NeferkareII),同一王朝的法老特瑞汝(Tereru)和俳匹-塞乃伯(Pepi-seneb);第一中间期第九王朝法老乃佛尔卡瑞二世(NeferkareII),第二中间期第十六王朝法老乃伯络二世(NeberauII),中王国第二十二王朝法老拉美西斯九世(RamesesIX),第三中间期第二十四王朝法老伯克霍瑞斯(Bokchoris)和第二十五王朝的沙巴克(Schabak)。

Shm-ka-Ra或shm-Ra,意思是“具有拉神心灵力量的人”、“具有拉神力量的人”,出现在下列法老的王名中:阿蒙内姆赫特-塞乃伯佛(Amenemhet-Senebef第十三王朝)、阿蒙乃姆赫特五世(AmenemhetV第十三王朝)、塞拜克霍泰普(SebekhotepII第十三王朝)、塞拜克霍泰普三世(SebekhotepIII第十三王朝)、拉霍泰普(Rahotep第十六王朝)、塞拜克艾姆萨夫一世(SebekemsafI第十七王朝)、斋胡梯(Djehuti第十七王朝)、塞拜克艾姆萨夫二世(SebekemsafII第十七王朝)、阿尼奥特夫六世(AniotefVI第十七王朝)、安昼特夫七世特(AnjotefVII第十七王朝)。

Aa-hpr(w)-Ra,意为“具有拉神生命的伟大的人”。这一王名从新王国第十八王朝开始被使用。使用这一王名的法老有:图特摩斯二世(第十八王朝)、阿蒙诺菲斯(A menophis第十八王朝)、图特摩斯四世(第十八王朝)、普苏森尼斯一世(PsusennesI第二十一王朝)、奥索霍尔(Osochor第二十一王朝)、沙尚克五世(第二十二王朝)、奥索尔康五世(OsorkonIV第二十二王朝)。

Wsr-maat-Ra,意思是“在玛阿特方面(像)拉神一样强壮的人”。这一王名从第十九王朝开始使用,有以下法老使用这一王名:拉美西斯二世(RamsesII第十九王朝)、拉美西斯四世(第二十王朝)、拉美西斯五世(第二十王朝)、拉美西斯七世(第二十王朝)、拉美西斯八世(第二十王朝)、阿蒙内茂辟(Amenemope第二十王朝)、奥索尔康(第二十二王朝)、沙尚克三世(第二十二王朝)、帕麦(Pamai第二十二王朝)、沙尚克四世(第二十三王朝)、奥索尔康三世(第二十三王朝)、塔克洛特三世(TakelotII第二十三王朝)、阿蒙汝吉(Amenruji第二十三王朝)、伊戊普特二世(IuputII第二十三王朝)、匹捷(Pije/Pinchi第二十五王朝)。此外出现较多的带有拉神登基名的还有Wsr-ka-Ra,“(像)拉神心灵一样坚定的人”。使用这一王名的有古王国法老尤塞尔卡(Userkare第六王朝)、徘匹一世(第六王朝)、乃姆佛-艾姆萨夫(Nemtl-emsaf第六王朝)、乃姆梯-艾姆萨夫二世(第六王朝);中王国法老乃佛汝索拜克(Nefrusobek第十二王朝)。

Smn-ka-Ra,“使拉神的心灵高贵的人”。使用这一名字作王名的有第二中间期的法老伊弥拉-麦沙(Imira-mescha第十二王朝)、新王国法老塞门赫卡瑞(Semenchkare第十八王朝)。Sanh-n-Ra,“拉神给其生命的人”。在此王名之下的法老有第二中间期的法老Sewadjtu(第十三王朝)、MentuhotpVII(第十六王朝)。

Mri-ka(w)-Ra,“拉神之心爱者”,第二中间期的塞拜克霍泰普六世(SebekhotepVI第十三王朝)、麦瑞卡瑞(Merkare第十二王朝)用了这个王名。第十六朝法老安昼特夫(Anjotef)和第十八王朝法老图坦哈门(Tutanchamun)的王名为nb-hprw-Ra,“像拉神一样诞生的国王”,新王国的阿蒙诺菲斯三世(AmenophisIII)和拉美西斯六世(RamsesVI)取王名为nb-maat-Ra,“拉神真理之主”。叫hdj-hpr-Ra,“具有拉神生命之光的人”的法老有第二十一王朝的斯曼得斯(Semendes),第二十二王朝的沙尚克和同一王朝的法老塔克洛特二世。其他如“拉神之子”、“具有拉神美貌的人”等各不相同,所含拉神王名还有许多。

除了拉神之外,在法老的名字中经常出现的神还有阿蒙神、塞拜克神和阿图姆神。阿蒙神最早于第十二王朝法老阿蒙乃姆赫特一世(AmenemhetI)的姓中出现,Imn-m-hat,意思是“像阿蒙神一样在最前列”。此外这些神还贯穿于第十五王朝、第十八王朝、第十九王朝、第二十王朝、第二十一王朝、第二十二王朝、第二十三王朝、第二十五王朝和第二十七王朝的一些法老的名字中。索拜克神主要出现在第二中间期的一些法老的名字中,只有一个列外,即第十二王朝的法老乃佛汝索拜克(Nefrusobek),意为“像索拜克神一样仁慈的人”。阿蒙神出现在王名中是从第十八王朝法老图特摩斯一世开始的,出现在他的两女神名中,意为“崇拜阿蒙神的人”。这一神名出现在王名中主要集中在新王国。

三、姓氏与登基名

名字每一个人都有,法老和将要成为法老的王子也不例外。但古埃及法老的五个王衔中却没有他们的姓氏,所以我们无从知道他们都姓什么。但法老在出生的时候却要起个名,即他自己的名字。在早王国时期,法老的名字一般不在文献中提及,但这种做法已经开始出现,在第一王朝的第一个法老美尼斯的王衔中,除了荷鲁斯名外,就是他自己的名了。这一做法很快形成一种习惯,在此后的许多法老的王衔中都有自己的名字出现。从第四王朝第一个法老斯诺佛汝(Snofru)开始,法老自己的名字被正式引进王衔,出现在王名圈中,紧跟着登基名。在五个王衔中,法老自己的名字是法老或王子惟一在登基前拥有的头衔。法老自己的名字在王衔中出现由“拉神之子”引导,接着就是王名圈中的法老自己的名字。尽管法老自己的名字不是他们的姓,只是在出生的时候取的称呼,但埃及法老当中有很多人拥有同样的王名。所以,我们可以将法老自己的名字当作他们的姓氏来看待。第十一王朝法老大多王名为In-n-T.f和Mnchw-htp;第十二王朝的法老大多叫Imn-m-hat和S-N-Wsrt;第十三王朝有许多法老叫Sbk-htp;而第十八王朝几乎所有法老都叫这样两个名字:Imn-htp和Djhwty-ms。

法老的登基名从第五王朝开始出现。最早出现在第五王朝第三位法老乃佛瑞伊瑞卡瑞(Neferirkare)的王衔中,之后一直持续到法老时代结束。登基名在法老的王衔中由“上下埃及之王”引导,接着是上名圈中的登基名。王名圈是一个椭圆形的圈,是画出的一条绳子圈起来打上个结,代表一种“圈起来保护”的观念。第十八王朝的一些法老在帝王谷的坟墓中的陵寝的形状就被建成王名圈的形状,这就使他们的木乃伊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受到保护。几乎所有法老的登基名中都有拉神出现,只有个别的法老的登基名中除了拉神之外还有荷鲁斯神或皿神在王衔中作为构成成分出现。到了第十一王朝,最为广泛知晓的王名不再是荷鲁斯名了,而是两个王名圈中的登基名和法老自己的名。这一变化说明,法老已不再是荷鲁斯神的代表,而更强调两地之王以及与拉神的关系。

如果考察一下古埃及的都城变迁,我们会看到一条非常有趣的路线:古王国之前埃及的政治中心在阿比多斯(Abydos),古王国转移到了孟菲斯,第一中间期在西拉克里奥坡里斯(Herakleopolis),中王国转到底比斯(Thebes),喜克索斯人建立的第二中间期又将都城转移到了阿瓦瑞斯(Avaris),之后,喜克索斯人被底比斯民族势力驱逐出埃及,都城再次回到底比斯,十八王朝中间经历了阿赫那吞宗教改革,将都城迁至阿玛那地区,之后是十九和二十王朝王朝的孟菲斯和匹-拉美塞斯(Pi-Ramesses),接着是第三中间期的北南对峙,埃及越来越走向衰落。我们知道,从宗教角度看,孟菲斯崇拜普塔赫神,底比斯崇拜阿蒙-拉神,而阿赫那吞都城阿玛那地区,其主要崇拜的神是阿吞神。这些崇拜,从法老的名字中我们能够嗅到一点痕迹。第十二王朝法老名字中多见“阿蒙神”和“拉神”,因为阿蒙-拉神的崇拜中心在底比斯。经过中间期的混乱,新王国王名再见“阿蒙神”,都城也回到了底比斯。古埃及人的姓氏是我们追寻其老家籍贯的非常重要的线索。


评论

热度(30)

  1. 二月一朵fafa古舟子咏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橇_古舟子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