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一朵fafa

但人比神还神,比帝王还尊

古代两河流域宗教中的生死信仰

古舟子咏:

找到了闪闪中篇的几个神话原版,愉快地在这边备份一下


有害书籍同好会:



张文安 

提要:古代两河流域先民认为人类的生命是由神创造并为神服务的,人类没有永生,死亡是命中注定的;生命的意义在于追求名誉和为神服务;人死后亡灵都要进入地下世界,地下世界是黑暗凄凉、阴森恐怖而不值得向往的。这种生命信仰和死亡信仰反映在祭司神学集团编造出的一系列神话、史诗等宗教文学中,二者互为补充,共同发挥着宣扬宗教教义的文化功能。 

关键词:两河流域 宗教 神话 生命信仰 死亡信仰 

人的生命从何而来?死亡及灵魂的去向何在?史前时期人类就被这些问题深深困扰,由于缺乏文字史料,考古学家只能从史前墓葬形制与陪葬品方面推测早期人类对死亡问题的理解。由于受不同前赋文化的影响,世界古代各民族对生死问题的理解打上了相应文化类型的深刻烙印。作为最先迈入人类文明大门的古代两河流域,公元前两千纪之前用楔形文字铭刻在大量泥板上的宗教文献为我们了解该民族先民的生死信仰提供了珍贵的帮助,文献表明在原始宗教发达的古代两河流域,祭司神学集团承担了对生死问题的宗教化思考,他们在史前传统宗教的基础上主要通过编造神话、史诗等方式诠释了人们对生死问题的困惑,这些神话、史诗成为宣传宗教教义的教科书,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发挥着强大的文化功能,有效推动了神权政治文化机制的运作。 

一、古代两河流域宗教中的生命信仰 

史前以至文明的数千年历史时期,宗教在古代两河流域文明进程中一直占有支配地位,独立的祭司阶层担负着编撰和传播宗教教义的文化使命,他们借助神话、史诗等宗教文学方式深刻回答了生命从何而来以及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的重大命题,消解了人们的精神困惑。 

生命的由来及意义命题是由一系列创世神话和史诗给予解答的,其中反映出来的生命信仰有:(1)人类生命是由神灵创造出来并为神灵服务的;(2)人类与生俱来就没有永生的希望;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追求名誉和为神服务。 

人类是由神灵创造出来并为神灵服务的,这是古代两河流域宗教中的基本教义,揭示这个生命信仰的神话有苏美尔神话“畜牧神与谷物神的争论”、“恩基与宁胡尔萨格”及阿卡德神话“阿特腊哈席斯”(Atarabasis)。 

“畜牧神与谷物神的争论”神话保留在尼普尔“书吏学校”的文学目录中,编撰时间约在公元前2000年之际,说明在此之前该神话早已广为流行。神话叙说天神安奴创造出“安奴那基”众神后,这些神灵为了应付生活,日子过得十分辛苦。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衣服穿,没有谷物吃,只能啃树皮、喝生水,后来家畜神拉哈尔(Lahar)和谷物神阿什南(Ashnan)在神灵创造室中被创造出来。有吃有穿的神灵仍不能心满意足,他们还要完成羊圈里的繁重工作,为了减轻神的劳动,于是人类被制造出来。“恩基与宁胡尔萨格”神话被刻在尼普尔出土的6个泥板上,时间在公元前两千纪早期,详细讲述了人类是神用泥土混合血创造出来的过程,目的是为神服务。神话开始叙述了神灵获取面包的艰辛和不易,尤其是女性神诞生以后。诸神开始抱怨他们生活的困难,他们希望水神即智慧之神恩基能给他们提供帮助。恩基的母亲大瀛海女神手捧诸神的眼泪从床上把儿子唤醒,于是恩基和生育女神宁妈赫(Ninmah)合作把人创造出来。 

神灵创造出人类并为神服务的宗教观念在阿卡德神话“阿特腊哈席斯”(意为“智者”)中描述的最为生动具体。该神话的古巴比伦版本时间可以上溯到公元前1700年之际。神话开头叙述说,鸿蒙之初,神灵为了生计不得不负担繁重的劳动:“神灵的负担很重,工作太艰苦,麻烦越来越多,安奴那基众神让小神负担7倍的重担,他们扛着很多篮子,不得不开挖运河,清理运河,不管白天黑夜地干着,他们痛苦地呻吟,彼此抱怨,抱怨挖不完的土地,终于其中一个神建议一起向众神之王恩利勒诉苦,诸神烧毁了铲子等工具,包围了恩利勒的房子,以暴乱的激烈方式向恩利勒发起攻击”;众神之王恩利勒向众神之父天神安奴报告,安奴要打击暴乱的肇事者,这时智慧之神恩基提议让生育女神制造出人类以解除神的痛苦。后来他提供泥土和肇事者尸体的肌肉给阿卡德生育女神宁妈赫,她终于通过十月怀胎生出了人类。

人类与生俱来就没有永生希望,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追求名誉和为神服务,这是古代两河流域宗教中生命信仰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反映这种信仰的神话有“吉勒旮美什史诗”和“阿达帕”两部宗教文献。 

“吉勒旮美什史诗”最早是由5篇独立的苏美尔语版本的诗歌组成,在公元前2000年之后被用阿卡德语整合为一个完整的故事。其中一篇是“吉勒旮美什与胡巴巴”。故事说当吉勒旮美什(Gilgamesh)的朋友恩基都(Enkidu)反对他冒险去杉树林杀死魔怪胡巴巴(Humbaba)时,吉勒旮美什说:“恩基都啊,哪个人能够登上天堂?只有神才能和荣耀的太阳神沙马什(Samas)一样永生,对于我们人来说,生命的日子是有限的,我们拥有的一切就像一阵风一样短暂。既然人不能逃脱死亡的最后命运,那么我要到山地去,我要留名青史;能让人成名的地方,我定要前往;不能让人成名的地方,我也一定要和神一样出名!”后来,朋友恩基都的死亡对吉勒旮美什打击很大,他决心要找到让人长生不死的药物,于是开始了漫长艰辛的旅途。当他到达大海边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神圣的卖酒妇席杜瑞(Si-duri,“她永生”),当她得知吉勒旮美什此行的目的时说:“吉勒旮美什啊,你想到哪里去?你要寻找的生命之草是永远找不到的。当众神创造人类的时候,同时也给人类创造了死亡,他们自己掌握着生死大权。你啊,吉勒旮美什,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吧,日日夜夜,快快乐乐,每天都像过节一样,从早到晚,纵情玩乐,换上新衣,沐浴净身,珍视拉你手的小孩,拥抱你的妻子并让她永远幸福:这就是人类生活的全部意义。”然吉勒旮美什义无返顾,终于找到了他的祖先,那个加入神的行列的乌特那皮什提姆(Ut-napishtim,“他找到生命”),他告诉吉勒旮美什说在大海的深处有一种药草,吃了它能使人长生不死。于是吉勒旮美什想办法潜入海底取出了那个药草,但当他洗澡的时候,不料一条蛇过来偷偷吃掉这个草“返老还童”了,最后吉勒旮美什只好满含绝望地回到了他的城市乌鲁克。 

“吉勒旮美什史诗”情节跌宕起伏,是古代两河流域最优秀的一部长篇叙事史诗,它通过吉勒旮美什历经艰难万险最后还是没能得到长生不死之药的悲剧故事,深刻揭示了死亡是人类命中注定无法逃避的,也即永生是不存在的。名垂青史是生命的最高价值,这个生命信仰也是古代两河流域宗教中的基本教义。 

人类虽然对神灵竭尽虔诚供奉之能事,但人类为什么不能像神一样永生,这自然是严重困扰古代两河流域人们宗教信仰的重大问题,除了“吉勒旮美什史诗”给出了是神在创造人类的同时就赋予人类死亡的答案外,古代两河流域神学家还创造“阿达帕”神话为人类不能获取永生权力寻找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人类误信了智慧之神恩基的劝告,从而导致失去永生的机会。

“阿达帕”神话主抄本来自埃及法老阿蒙霍普特第四(B.C.1379-1362)的首都遗址阿马尔那丘泥板,亚述王阿淑尔巴尼帕图书馆也有出土的公元前7世纪的残片。该神话叙述说,埃利都的贤明国王阿达帕(Adapa)用诅咒的方式折断了南风神的翅膀,一连7天7夜大地不见南风吹拂,这引起了天神安奴的惊恐,他派使臣带阿达帕到天庭接受审理。阿达帕的主人智慧之神恩基为了不让殷勤忠诚自己的人在天上遭受惩罚,就给阿达帕出谋划策,授意说在去天庭的途中一定要身穿粗麻布衣服,面带悲伤之色;当天庭的两个看门神杜穆孜(Dumuzi)和吉孜达(Gizzida)问为什么这么打扮的时候,就说因为人间有两位神死去;当他们再问这两个神是谁的时候,阿达帕应该回答他们这两个神的名字;在天庭,当安奴给他拿来死亡之水和死亡之食的时候千万不要接受,如果安奴给袍子就一定穿上,给油就一定涂抹在身上。后来阿达帕按照恩基的授意回答把守天门的两个神杜穆孜和吉孜达的询问,这两个神非常高兴,在天神安奴责问阿达帕为什么折断南风神翅膀的时候一致为阿达帕说好话,从而平息了安奴的怒气,天神安奴反而觉得阿达帕做得有理,为了酬答阿达帕对神的殷勤和虔诚,安奴让神给阿达帕拿来了能够永生的生命之水和生命之食时,阿达帕拒绝接受;当安奴给拿出袍子和油的时候,阿达帕就穿上了袍子,把油涂抹在自己身上。天神安奴对阿达帕这个行为大为不解,问道:“阿达帕,你为什么不吃不喝?难道你不想永生不死吗?”阿达帕告诉安奴是恩基教导他这样做的,听了这话天神安奴大笑不止,于是就派神把阿达帕打发回大地去,这样阿达帕和人类最终失去了获得永生的宝贵机会。 

“阿达帕”神话开头一段是对阿达帕的赞美,称颂他是“埃利都智慧的儿子”、“最智慧的”、“人们中间的领导者”、“相当聪明和能干”、“无可挑剔的洁净之手”。这样一个“最聪明”的人反而由于听信主人恩基的劝告从而失去了永生的机会,神话作者这样设计故事不正是否定和讽刺人类的不聪明吗?神话的寓意在于揭示人类之所以不能获得永生,不是神吝啬无情,而是人类愚蠢,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做法使自己失去了神赐予的永生机会,这就是“阿达帕”神话给人类没有永生的宗教教义寻找的一个绝佳借口,借此可以抚慰和消灭人类企图寻找永生的梦想,使人类心甘情愿地匍匐在神的威灵面前,终生为神服务而不悔。 

二、古代两河流域宗教中的死亡信仰 

古代两河流域人们认为死亡是命中注定的,是不可再生的。一旦人的尸体被土覆盖即是死亡,死亡的真正意义就是去“吃尘土”。很多神话把这种认识描绘为另一个“地下世界”,也即冥府、冥界。为了宣扬人类没有永生的希望,生命的意义在于珍惜并享受现世人生的宗教教义,神学家们故意把人类死亡的归宿之地描绘成一个黑暗凄惨、阴森恐怖的“地下世界”。 

有关冥界的神话主要有“吉勒旮美什、恩基都和地下世界”、“吉勒旮美什史诗”、“伊南那下冥府”以及“冥王与冥后”等。 

“吉勒旮美什、恩基都和地下世界”神话见于尼普尔出土的“书吏学校”文学目录,该神话提供了地下世界以及其中生活的详细信息。 

神话是用诗歌表述的,诗歌开头说吉勒旮美什不慎把游戏中的鼓(pukku)和锤(mikku)从一个洞口掉进了地下世界,他把一只手和脚伸进去但是无济于事,于是伤心大哭。他的仆人和朋友恩基都闻讯后声称自己愿意下去寻找失物,听到他的请求后,吉勒旮美什提醒他在地府必须警惕的一系列禁忌。诗歌说:“既然你要下地府去,我给你一个忠告,一定记住,我给你一个教导,一定记住。不要穿干净的衣服,免得地府的管家把你看作敌人而出现;不要在你的身体上涂抹上等好油,以免他们闻到气味后把你团团包围;不要在地府抛掷手杖,以免先前遭遇手杖痛打的人把你包围;不要手里拿着棍棒,以免幽灵在你的周围颤抖不安;不要脚穿凉鞋,在地府不要哭喊;不要吻你的妻子,不要打你所恨的女人,不要吻你爱过的孩子,不要打你恨过的孩子,以免地府的喊叫把你俘虏;她在那里躺着,她是宁阿朱(Nin-a-zu)的母亲,她神圣的身体没有外套覆盖,她神圣的身体没有衣服遮盖。”这里“宁阿朱的母亲”指的正是冥后埃瑞什基旮勒(Erelkigal)。恩基都没有在意主人的劝告,并且反其道而行之,于是他被地府的幽灵俘获,不能回到地面。吉勒旮美什便到尼普尔的恩利勒神面前哭诉,但恩利勒拒绝提供帮助,吉勒旮美什接着去埃利都在恩基神面前反复求情。恩基命令太阳神乌图在地府打开一个孔,让恩基都升至地面。乌图照办了,这样恩基都的魂灵出现在吉勒旮美什面前,主仆二人紧紧拥抱一起。吉勒旮美什向恩基都询问他在地府看到了什么。他问到拥有一个到7个儿子的父亲在地府的待遇怎样的问题,诗歌的其余部分残缺。但我们知道部分吉勒旮美什和恩基都涉及地府的待遇的谈话内容,涉及宫室的仆役、怀孕的妇女、争斗中倒下的人、亡尸无人照顾的人、平原上尸体没有埋葬的人的情况。。从中可以看出如果生者能不断为死者提供食品和酒水的话,死者的生活会好点,因此尽可能多生子孙是人们的愿望。那些没有孩子的人死后的日子很凄惨,那些没有很好葬礼的人情况更糟糕,死于大火的人或者死于沙漠的人在地下没有安身之所。 

“吉勒旮美什史诗”叙述了恩基都病重时梦见一个凶狠的鸟人把他拖入地下世界,他对吉勒旮美什描述了他所看到的地下世界景象: 

人们坐在一个黑暗的房子中;以尘土为食,以泥土为肉。他们象鸟一样羽毛覆身,他们看不见光明,他们坐在黑暗中。当我进入尘土之房的时候, 我看见了地面上的国王,他们的王冠被永远没收;还有那些从前带着威严王冠的统治者和王子们,从前坐在像安奴和恩利勒神一样的宝座上,如今却像仆人一样在灰尘的房中站着运送烤肉和取自地表的冷水。在我所进的灰尘之房中有高级祭司和助手,还有念咒和迷幻祭司;有神庙的仆役,有先前被鹰带上天庭的基什(Kish)国王埃塔那(Etana)。我还看见牛神萨穆侃(Samuqan),还有地狱女王埃瑞什基旮勒;贝里特一筛瑞(Belit-Shcri)蹲在她的前面,作为神的记录者,手里拿着死亡簿册。她读着怀里的泥板。当她看见我时高昂起头问到:“是谁把你带到这里?”当我醒来时像一个被抽干血的人一样无力逃脱,像一个被执行官俘获时心灵受到强烈打击的人一样惊恐不安。

“伊南那下冥府”神话也见于“书吏学校”文学目录,也是涉及冥府的重要苏美尔神话。 

神话讲述野心勃勃的女神伊南那(Inanna,天后)决定赴地狱夺取冥后埃瑞什基旮勒的地位。她为自己的冒险计划作了周密的准备:收集适当的神圣法规,身着皇后的礼服和各种宝石,安排好随从宁舒布尔(Nin-shubur)营救她的3个方案。当她快接近埃瑞什基旮勒的青金石神殿的时候,门卫官阻拦并问她是谁、为何到此,伊南那撒谎说是她的姐姐埃瑞什基旮勒丈夫死了,她特来参加葬礼。在冥后的授意下她被引进,在依次经过冥府的7道大门的时候,她被要求一一脱掉衣服和身上所有的装饰品,门卫告诉她这是冥府的法规。当她进入第七道、也是最后一道大门的时候,她已经是赤身裸体了。她很快被冥府的7个法官用“死亡之眼”处死,尸体被悬挂在木桩上。最后还是智慧之神恩基派了两个无性人带着“生命之水”和“生命之食”下去挽救了伊南那的生命。按照冥府规矩,如果伊南那找不到顶替她位置的替身,她还是不可能返回地面,于是在冥府鬼神的把守下伊南那返回地面,最终把不忠实自己爱情的丈夫杜穆孜送进了地狱。 

“冥王与冥后”讲述了冥后埃瑞什基旮勒由最初孤独的一个到与另一个男神成婚的故事。现在仅存这个故事的两个版本。较早的版本发现于埃及的阿马尔那丘,时间在公元前15或14世纪,讲述得很简略,只有90行。来自前7世纪苏勒坦台皮(Sultantepe)的版本和来自巴比伦晚期乌鲁克的版本相对较长,由大约750行组成。 

两个神话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众神举办宴会,由于埃瑞什基旮勒作为冥后不能上来参加他们的宴会,她派遣了一个使者去领回自己的份额。耐尔旮勒(Nergal)在使者面前表现不敬,由于对冥后的无礼,所以冥后必须惩罚他。耐尔旮勒最后成为了埃瑞什基旮勒的丈夫。两个版本情节略有不同,早期埃及版本讲述了冥后的使者把在天庭无礼自己的耐尔旮勒带回冥府,当冥后怒气平息后,说“你做我的丈夫吧,我把智慧泥板给你”,最后两人愉快地结为夫妻。巴比伦晚期版本情节更加曲折,有明显的色情成分,显然是对早期版本进行了大幅度地加工,娱乐色彩更为浓厚。 

前1千纪或1千纪中期很多文献反映了地下世界观念的变化。公元前7世纪的新巴比伦诗歌描述了阿淑尔王子库姆玛亚(Kummaya)梦中所见的地府情景。他看见了很多面目狰狞恐怖的地府神灵,有冥府的法官那木塔尔(Namtar)和站在他面前左手握发、右手持剑的人;有左脚踩在一只鳄鱼身上,长着狮头和4只人形手足的“猎网”(AUuhappu)有长着鸟头、舒展双翼来回飞翔的“邪恶支持者”(Muldl-res-lemutti);有长着狮头人手鸟足的冥府看门官耐度(Nedu);有身体如黑球,长有朱鸟脸,穿着红色外衣,左手持弓、右手持剑和左脚踩在蛇身上的一个人。他看见凶猛的冥王耐尔旮勒端坐在王位上,头戴王冠,两手各拿一把盛怒的权标;在耐尔旮勒盛怒的表情慑服下,王子双腿打颤;“当我鞠躬弯腰的时候,我吻了大神的脚。当我站起的时候,他摇着头看着我。他像发怒的风暴向我发出凄惨的叫声,他神性的君权充满恐怖,像一头毒蛇。他朝我走来,想要杀死我;他的顾问和仲裁叫伊叔姆(Ishum),吝啬生命、热爱真理,说道:‘不要让这个家伙死去,你这冥府坚强的统治者!让大地上的众人都听到你的盛名。他有全能坚强的心,他战胜了邪恶的事物,他的心清澈如井水’。耐尔旮勒发出命令:‘为什么你敢藐视我的爱妻,地下世界的女王?’”“我醒来了,像一个流干了鲜血的人,在沼泽地里徘徊,心灵受到强烈打击。像一个幼小的公猪成熟了,骑在他的伴侣身上,身体内部不断膨胀,用嘴拱着松土。”这篇文献虽然正面人物大多残损,但内容基本完整可识,通篇勾勒出来的冥府图景阴森恐怖,让人不寒而栗,反映了这一时期冥府观念的不断深化。 

从以上冥界神话、史诗等宗教文献中可以看出,冥界一如人类社会一样,有完备的统治集团和行政管理体制。 

冥界统治集团包含:(1)冥界家庭:冥界的最高统治者是名叫埃瑞什基旮勒的女神,意思是“地下的女王”,阿卡德语为阿拉图(Allatu),原先是天界的成员,后来因罪被罚到冥府。埃瑞什基旮勒居住的宫殿名叫甘孜尔(Ganzir),是通往地下世界的门户,有7道大门保护,每道门都被锁钥牢牢拴住,而且有门卫把守。从“伊南那下冥府”神话看,冥府有7个决定生死的审判官。冥后的第一任丈夫是古旮勒一安那(Ghgal-ana),他名字的最初意思可能是“安(天神)的运河监督者”。在“伊南那下冥府”神话中,伊南那为了获准进入冥府,她声称是来参加“我大姐埃瑞什基旮勒的丈夫”古旮勒一安那的葬礼。在其他传统中,埃瑞什基旮勒嫁给了神耐尔旮勒,在神话“耐尔旮勒和埃瑞什基旮勒”中讲到。在巴比伦艺术中,耐尔旮勒被描绘为身穿前部敞开的长袍,常常一个腿裸露,踩在一个人身上,经常手拿弯刀和一面或双面狮头权标,那是他身份的象征。冥后的儿子名叫宁阿朱。宁阿朱的神兽是蛇龙合体。(2)使者:冥后的使者名叫那姆塔尔(命运),他经常上天入地为冥后传达情报。另外,旮拉(Galla)也是冥后身边的重要使者,他冷酷无情,负责把人间不幸的人们拖入地狱。在符咒罗列的7个鬼怪中常常提到。在一个巫术文献中,旮拉称自己就是数字“7”。“伊南那下冥府”神话中伊南那正是被旮拉看守并从冥府带回地面,伊南那的情人杜穆孜也是被旮拉强行带入冥府的。(3)门卫官:耐提(Neff)是冥府的门卫。在“伊南那下冥府”神话中,把守冥府门户的正是耐提。(4)书记:冥府的书记官是盖斯廷阿那(Gestin-ana),他手里拿着被宣判死刑人的泥板手册。(5)管家:宁吉斯孜达(Nin-giszida)是冥后的总管家,帕比萨格(Pabilsag)是她的行政主管。 

冥界神话还反映出有一个楼梯通往地下世界的门户,在地面还可以打开一个口进入地下世界。地下世界一团漆黑,充满灰尘和忧郁。所有的死者都在那里彷徨,因口渴而要水喝,饿了只能吃尘土。有时候死者被描绘为裸体或者像鸟一样穿着羽毛衣服。除了死亡的灵魂外,地下世界也是死神和鬼怪的家,他们面目狰狞,从冥府出来带给人间灾难。地下世界有严酷的法规,进去的人如果没有替身的话休想再出来。在巴比伦晚期的文献中有600个冥神被安排在地下世界,反映了地下世界的发展图景。 

神话是宗教情绪的产物,也是为宣传宗教教义服务的,正因为宗教是古代两河流域文明的基石,所以出现如此众多有关生命起源的创世神话和亡灵归宿的冥界神话自在情理之中。古代两河流域创世神话和冥界神话生动反映了该民族宗教中的生死信仰,它们相辅相成,互为补充,共同宣扬着一个完整系统的宗教教义,那就是:人类的生命是由神创造并为神服务的;人类没有永生,死亡是命中注定的;生命的意义在于追求名誉和为神服务;人死后亡灵都要进入地下世界,地下世界是黑暗凄凉、阴森恐怖而不值得向往的。 
《古代文明》


评论

热度(187)

  1. 二月一朵fafa古舟子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