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一朵fafa

但人比神还神,比帝王还尊

【文豪野犬】文野学院

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 私设巨多学院pa,附带很多角色都合租在一栋公寓楼的设定 


*短文集,前方排列组合现场,全员CB向,吃我安利


人物乱序出场,惊喜连连看(不是


——已经来不及了!!


 


 续(大概):文野学院 2


 


——*****——


 


1.


 


 太宰蜷坐在沙发上抱着腿,下巴搁在膝盖上,盯着纪德后脑勺柔顺又有点蓬松的银发被阳光照着有点发白,不知怎么想到了超大只暹罗猫,眼神随着纪德拿着扫把走过去,拿着毛巾走回来,又端着水盆走过去。


“不需要帮忙么?”


 “别动就行。”纪德加快说话速度,强调对于太宰破坏力的排斥。


 


“说起来,太宰,你第一天住进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相处也有一周了,纪德觉回想了下这位不正常的室友,当时擅自推开门走进来的样子……


高瘦的身影,砂色风衣,苍白的脸,手上的绷带全都散开了似乎还淌着一点点血,浑身湿透有点发抖怀中抱着一只茶色的猫,唯有胸口宝石闪耀,宛如心脏。眼中的神情迷茫却又像在思考——那是站在战场的废墟之中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该去往何方的孩童。


——我是你的室友,太宰治。


 


 “啊,那天啊,我去跳了个河。”语气活像是我就去逛了个街


“看上去还冷的发抖。”


“其实我现在也很冷,纪德你赶快给我冲杯热咖啡,能加两粒老鼠药就最好了!”太宰开心地说


“神情看上去也非常……”纪德边去烧热水便继续说


 “我在思考人生大事。”


“?”


“午饭吃什么。”


“你还是想想咖啡加几颗牛奶糖吧。”纪德挂了毛巾


 


递过咖啡的时候太宰也没回答加几颗糖,纪德就擅自按照儿童口味调了,又想起什么纪德开口问道——“那天那只猫是什么?你怀里的。”


太宰惊讶得被烫了一下,随后幽怨地看了纪德一眼,后者赶紧倒了一杯冷水给他。


“你还没见过老师么?是这里的房东夏目先生,是他告诉我有异邦之人到来我才过来的,毕竟这里只有我的法语最好呀。”太宰又吹了两口咖啡才喝下去


“房东?”


“你不是见过了吗,那天我胸口那一团?”说完之后太宰琢磨了下‘团’这个形容词是否合适——夏目先生最近是不是越来越胖了?


“一只猫做房东?!”


“为什么要这么惊讶,这种奇迹般的展开不是更为符合法国人的浪漫天性吗?”


纪德思考了一下,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


 


 


 


2.


 


清晨的阳光透进来的时候,福泽谕吉正在滤茶,有一道声音忽然跃入,使得这平凡的一天都变得与众不同。


猫叫两声。福至心灵


 


福泽几乎不相信他的耳朵,并不是夏目先生的声音——虽然夏目先生也不冲他叫。


居然有外来的猫站在他的窗子门口冲他发出友好呼唤——叫声听起来有点轻,也许轻吧,毕竟他听到的猫叫很少,也没有什么对比,但是他坚信这般叫声是友好的。喝了一口茶压惊他满怀期待地拉开了窗户。


……


……


黑衣,苍白的脸,围着红围巾——住在楼上的森鸥外正愉悦地冲他打招呼


“阁下这反应,看起来叫声我学得很像啊。”末了补上一句


“真遗憾啊,今天也没有猫理您呢”


 


雪亮的光线一闪而过,一大一小两把刀刃发出金属的碰撞声


森鸥外的柳叶刀堪堪架住福泽谕吉的武士刀的刀尖,细薄的刀片都被震得发颤,但其主人面上却是一派悠闲。


“诶,当初您把家里那小祖宗领回来的时候,信誓旦旦说了不人前动刀的,我可都听说了” 还摇摇头发出“啧啧”的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提起乱步,福泽谕吉心下立马软上几分,可眼神对上森鸥外又立马变得凶狠了


“你是人么?”真诚发问


“那——”森鸥外拖长尾音


“莫非是猫么?啊,我明白了,阁下若是实在如此可怜,我不介意每天抽个两分钟当个猫叫两声怜悯一下您。不用谢我。”


武士刀又往下压了寸许,森先生的刀片眼看就要断了。


 


“别怪我没提醒,阁下您还是快些收回刀把,您家的小祖宗醒了。”说完这句森鸥外迅速撤回刀后退两步,摆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人忽然就要拔刀砍我’的表情,福泽一回头就看见发现乱步顶着睡帽从隔壁卧室走出来。


刀,架脖子上,森鸥外,他应该先解释哪一个?


 


好歹喝了些茶这会嗓子清润得很福泽试图开口 “乱步……那个”头发乱糟糟的少年揉了揉头发,开口打断了家长的话,打了个哈欠 


 


楼上的萝莉控大叔想要当我们家的猫被您用刀拒绝了。好了我都知道了,比起这个我比较关心今天早上的包子是奶黄还是红豆啊?”


乱步身后传出一个森鸥外无比熟悉的声音,这让他微笑僵了一下


“我投奶黄一票。”太宰也从卧室走出来,帮乱步扶了一下帽子顺带揉了揉他一头乱发。


福泽谕吉收回刀点点头,整理了一下领子开口说道“昨天太宰来和乱步讨论课题就睡在这了。”就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睡在别人家还是干了点实事一般,太宰掏出手机,摁了下,手机里便传出“喵喵喵”的声音,太宰停下录音开始打些什么字——“逗铲屎官不成反被拒养猫叫反面教材示范——太宰你打那个多字输不进去了吧,叫福都不理·猫就可以了”乱步大声念出来


 


“好,就听乱步的。”说罢太宰走到窗边,探出头对着森鸥外投去和善的微笑


“真可爱啊,森先生。”面对来自自家小祖宗的威胁,森鸥外试图挑战一下自己的脸皮摆出一副‘羞耻心这种东西我没有’的表情,可说起这方面,他和太宰还真难说孰高孰低,最后只能干笑一下。 


 


待到森鸥外上楼后,三人也终于开始吃早餐,乱步拿手指戳了戳绵软的包子,似乎陷入沉思,抬头盯着福泽的眼睛认真又孩子气地说:


 “就算是猫,那也是还是我比较可爱吧?”


福泽显然没想到乱步会这么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太宰赶紧又拿了一个红豆包给乱步,打圆场道:


 


“是是是,谁能比我们乱步可爱。”


 


 


3.


 


尾崎红叶给中原中也上药的时候看着中也颧骨上着实姹紫嫣红的,丝毫没有同情心的便笑了出来,笑带动了手上的力道,棉团带着一点力度压下去,中也也梗着脖子不喊疼——这小子从小就这样。


“这是哪里的小混混这么厉害啊,能伤到中也你的脸。”红叶知道虽然外貌言行多为不羁,中也这小子还是很宝贝自己的脸的。


“还不是坂口安吾那个家伙!”


 


“你躲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安吾打了啊。


“那家伙又不是太宰,我哪能时时刻刻防着啊,况且‘娃娃头’什么的,也是他自己说的不在意了。上一秒还在那闲凉地说着什么天气热,慢条斯理地解袖口的扣子呢,下一秒就挽袖子一本词典抽我脸上。早就该知道,跟太宰混在一起的都是无赖。”中也愤愤地说着,恨不得啐一口


 


“你小时候还说人可爱来着。”红叶凑近轻轻吹了两口,补了一句。


“……别提了”万般孽缘,自己当初就不该看脸。


 


坂口安吾是高中和时期才和太宰治认识,还一起创办了刊物,自称‘无赖派’。那时候一起的还有中也大学的体育老师织田作之助,虽然中也如今已经毕业在读研。这体育老师也是神奇,中也印象中总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又好像什么都能干,教体育的文学素养却极高,资助五个孩子,还教那些孩子读书,弄得孩子们跟别人都特别骄傲地说自己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现在就和森先生一起住在自己楼上,楼下是法国人和太宰,中也真觉得自己每天睁眼都要庆幸自己还没被卖。


 


不过说到安吾,倒是中也认识得更早。


孩提年纪,大家都在玩泥巴的时候——不过中也倒是更喜欢扔泥巴玩,总有误伤,不也就一泥巴球扔在坂口安吾脸上,连人眼镜都打歪了。


中也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也就帽子是干净的,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自己有错在先,万分不舍拿下来给人擦,不想对方还有点嫌弃。


安吾摘下眼睛掏出手帕一丝不苟地擦干净,再抬起脸来。摘掉对比整张脸都显得有点厚重的圆片眼镜,娃娃头头下是一张非常精致的脸,皮肤白白眼睛亮亮,嘴边上一颗小小的痣随着孩子不满地撇嘴一动一动。


倒不是坂口安吾小气到架不住一个泥巴团,随后发生的事才是关键,以至于中也至今也没办法理直气壮——太憋屈了。


 


彼时,中也架在那里赔礼道歉也不是,可一句话都不说实在是太尴尬了,便真心诚意夸了一句【你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戴眼镜会更可爱的。】希望以自己的审美给对方点实用的建议。


下一秒自己帽子就被扯下来放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中也起势就要打人,可又马上想到对方是女孩子,忍了忍捡起帽子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


【我,不,打,你。】


【那好,我打你。】对方丝毫不见客气,一拳就揍上来。


 


……


与斯文外表不符合,惹过他的都知道,安吾本质属于不惹便罢,惹了揍死你的性子,横起来中也都要绕着走,那时候社团开会也不知道吼过几次“太宰闭嘴。”


 


说到孽缘,这期间也少不得太宰掺和,小时候错认性别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太宰知道了,这家伙没事就拎出来笑不说,还在坂口安吾成年生日的时候冒充自己送了一件裙子给他——礼物盒上还画了个帽子,谁知道那王八蛋怎么学笔迹学那么像!


中也只觉得这回是说不清了,在坂口安吾找上门算账时梗着脖子只说不是我你爱信不信,结果人还真信了,安吾这人总是是这样,理性中又有可怕的烈性,可中也以为他要愤怒时人又平静深吸一口【我相信你】


 


一则,儿时承诺


——我不打你。


不管是什么原因许的承诺,中也不想打破它。


 


二来,中也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什么,总觉得对着这种人是揍不下去的,说来红叶也建议过


——【你老是让着人,说不定人还以为你瞧不起他,男孩子间还是打一打比较容易交流感情。】


——【他不耐揍。】中也想也没想就接上一句,顺带感叹家姐这种怂恿自己打架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中也不是没有揍过,可最后拳头都到脸边上了,强劲的力道逼得对方反射性闭了一下眼,可刚硬的性子又让安吾再下一秒马上张开狠狠瞪着中也,大有——有种你就揍的架势,明明又不耐揍还这么逞强。


是吧,让人揍不下去手,至少中也是这么认为的。


 


况且自己高中时期也狂过两年——虽然现在也一样狂。那时候学生会的违规记录是谁消的,中也也是知道的,那时候去找太宰确认的时候,太宰明明满是卖队友的兴奋还要摆出一副——‘诶,这事安吾不让我说啊,中也你可得保密啊!’的虚假表情,中也当场就冷笑了一声


——【你很想告诉我吧,让我心里记得欠坂口安吾一个人情,面上又不能说,看我憋屈。】


——【既然中也你都这么说了——当然啦。】


 


可就算如此,这份人情中也也记下来了,今日碰巧安吾交流学习回来中也也就去看了他,还是一副安安静静坐在空荡荡教室看书的模样,中也打招呼的时候也不知道又是哪根筋搭错了,调侃了一句


 


【怎么去了国外一趟你还是留着这个娃娃头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这孽缘看上去,还是没个头啊。


中也此时揉了揉脸继续想……


 


4.


 


早就该知道,跟太宰混在一起的都是无赖。中也早些时候说这话是在大学军训那会,评价对象也非坂口安吾,而是他的新教官——织田作之助。


那时候还时兴校园传说,他们学校也不例外,也不知哪个社团闲得无聊,编了套几大传说人物写进宣传刊里,中也也位列其中——约莫是‘金色魔王’。日后还诞生了‘红发之鬼’以及‘黑色恶犬’之类的传说,而‘红发之鬼’的传说便是诞生于那时。


 


织田初来乍到,成为见习教官。倒不像其余教官那样新官上任三把火,织田十分随和,就算是一帮学生们军姿不好好站,明明训练时间女生与其搭讪要电话号码,也是一副温和平静的样子,对待工作十分认真,甚至是谨慎。久而久之有些学生和其他班上的教官也开始传一些织田其实是个平庸无能之辈的说法,好在他本人倒是不在意。


 


中也对他印象不坏——应该说认真工作的家伙中也都印象不坏。


可无奈——跟太宰打赌打输了,被要求在军训结束那天与教官互动的时候,主动挑战织田。




想不明白太宰的目的,中也从安吾那听说太宰和织田早年交好,实在是没道理送朋友到自己手下挨打,还是太宰不论敌我都一路坑过来么?虽然不解愿赌服输,织田询问了中也‘确定要打么?’并且得到中也肯定答复以后倒也没有刻意回避,只当是教官工作的一环而迎战。


 


几乎全操场的人都聚集过来观看,更有人调侃是菜鸟教官挑战‘金色魔王’,人群围成一个大圈,太宰把一点都不想掺和这种事的安吾也拉来挑了个好位置给织田加油,那积极的模样让中也怀疑他身后有个拉拉队。中也和织田就站在大圈中央。


 


 


中也扔了外套,织田稍微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四步之外的少年,蜜色发丝映着阳光一如他脸上傲然神情一般张扬。


织田试图通过观察预判中也的动作轨迹好作出合理闪避,毕竟对方是学生——却在开始的一瞬间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声哨响,织田还没来得及眨眼,少年便直冲到眼前,一拳袭来,织田堪堪躲过可还是擦到了肩膀,就这一下便感觉左肩生疼起来。


预判没多大意义,对手速度和实力都太过惊人了。


那就没办法了,织田直接出手捉住了中也的手腕,力道大得让中也惊讶地抬头,对上了织田闪过骇人星芒的眼睛,下一瞬间中也扭曲了表情——织田另一只手直击其腹部,总感叹对手拳头跟挠痒似的中也切实感到了胃液都要呕出来的沉重力量,同时挣开织田的手向后飞出去。


中也将落地与重新起跳的动作几乎并在了一起,最大程度压缩间隙再次向织田攻去,在外人看来如察觉不到损伤一般。


极为优秀的实战打法。织田决定利用中也的速度进行抛投式攻击,速度是优势


——但同样可以利用。


没有抗拒中也的攻击,织田快速移动身体再次捉住对方手腕,一边将身体拉向侧面,用刚好的力道托住其手肘,利用中也赌在这一击上的速度和动能将其狠狠甩出去,就像被突然升起的巨石撞击了一般中也弹了出去,脸上却露出一个凶恶的笑容。


以往与织田交手的绝大多数都会随着这一击彻底飞出去,撞上什么从而失去意识,结束战斗,可中也显然不属于那绝大多数。


中也背脊用力,以极快反应在空中翻身,顺势向下翻去手却撑住地面借力,几乎是在倒立的情况下朝织田使出回旋踢击,速度太快,就算织田预测到攻击极速下蹲也只能惊险躲过,感觉头顶扫过一阵劲风——硬接这一击恐怕得骨折。


中也翻身站起,织田同时压低了身体,快速踢击,向着中也的下盘扫去,却在中也跳起躲避时迅速撤回了动作,改为另外一条腿发力冲上前,向中也发出高速攻击。


佯攻!趁着自己起跳在空中毫无着力点无法躲闪的时候进行真正的攻击!


一记比刚才还要沉重几倍的攻击,击中中也腹部,在重击造成的晕眩中他感到惊奇却又一阵懊恼


在这种高速打斗中还运用了双重战术——这家伙!而且他瞄准的是——


与第一击相同的位置,分毫不差,何等精准和效率。


 


一开始,不——更准确来说是看到了中也第一击的时候织田就明确了行动,目标精准,不择手段,放弃了攻击其他部位所有机会闪避并消耗中也的体力,最后两击打在同一个地方发挥累加翻倍的杀伤力。


——真他妈的干得漂亮。


 


下劈落地,中也后撤了几步稳住,织田微微睁大眼,似乎对于中也还能站直也颇为惊讶,刚才那一击他丝毫没有收力,甚至感到手臂震得阵阵发麻。


沉默两秒,中也没有再次发动攻击,一字一句敲击在在场所有人心里


“是我输了。”不做无谓缠斗,方才攻击太急,现在的自己赢不了面前的人。


 


人群中爆发惊呼,一时间除了中也平静,安吾扶额以及太宰露出微笑以外众人无一不对织田的实力感到惊奇,刚才的战役明眼人都看得出两人惊人的速度和综合实力,就像是平日温顺打犬类忽然亮出可以撕碎猛虎的利爪獠牙,在最短时间内,出招寥寥力压‘金色魔王’


可织田偏偏不带一丝戾气,只是单纯的‘强大’而已,实在是不似常人


鬼。


红发之鬼。


人群中有几个人起哄。


中也听到人群中爆发惊呼,眼神扫过那些说过织田闲话的人,他们脸上无一不露出惊叹或是刮目相看的神情,视线最后定格在太宰骄傲的微笑上,瞬间明白了这家伙找自己打赌的目的,中也冷哼一声对着太宰比了个中指。


可实际上,中也倒也不甚在意,反正自己被太宰坑也不是一两次,况且有实力的人应该得到认同,这点他与太宰倒也算是勉强一致。


 


坂口安吾将中也外套捡起拍干净灰甩给他


中也利落地扬手接过


“谢了——咳咳”


“别说话,织田作先生的拳头可不是闹着玩的。太宰的赌你也敢应……”


“没事我打得挺开心。”中也没心没肺地笑起来,眼中却一片深邃。


“啧。”安吾又递了瓶水给中也。


 


这孽缘看上去,还是没个头啊。


安吾扶了下额继续想……


 


 


————TBC————


 


碎碎念:还有未解锁角色和支线敬请期待,总的来说大家都是有联系的,这种大家都联系在一起的感觉我超喜欢的(已经陷入完全自嗨状态的海洋,评论要不要来陪我一起嗨~


 (以及,我对打戏真的爱的深沉啊!有人对打戏有什么心得看法么(星星眼 


 

评论

热度(235)

  1. 二月一朵fafa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