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一朵fafa

但人比神还神,比帝王还尊

[凹凸安艾·百日花语]Day 6.谷莠子.

这篇太好看了吧!!!老夫的少女心啊!

越倦傻七代:

/凹凸世界·安艾.


/安艾百日花语.


/Day 6.谷莠子.暗恋.


/学长安迷修x学妹艾比.




/有雷凯CP向及嘉瑞金大三角注意避雷.




/关爱越倦·人人有责.




夏日无非就是这样。




掰成两半的冰棒,喝到一半瓶身蒙雾的碳酸汽水,还有被男生的汗水和女生的尖叫充斥的篮球场。




篮球场上也有胜者为王,赢家不但能得到这场球赛的胜利,还可以在那些新入学的小女生憧憬的注视下向对方前锋比出拇指,然后反转手腕,鄙夷冲向地面,再露出个微带嘲讽的笑,便可以收获满场尖叫。




但安迷修并不在此列。




艾比抱着一大摞几乎赶她半身高的艰难前行,她万万没想到加入文学社的第一个差使就是帮助文学社搬家。所以说不愧是文学社,书籍的储存量让她叹为观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把文学社搬出图书馆。




实在是太沉了,她勉强再向前两步,只感觉手腕酸痛,下一秒就会跟书本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完蛋了!她整个人向前扑去,结果手中一轻,扑出两步,勉强站稳,只是额头磕到书本,很痛。




有一双手接过了这堆书本,手的主人捧着这些书本,似乎也微觉吃力,蹙眉道:“怎么让一个女同学搬这么多的书。”就是,谁知道他们抽了什么风!艾比腹诽。但心中不一会儿回过味来:嘿呀,这个人是觉得姐不行吗?“我自己也能搬。”她小声道。




“那可不行。”他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文学社的书还剩多少?”话音刚落,一只手从背后猛拍一下他的肩膀,他险些把书抛到艾比脸上,立刻回头斥责道。“和凯莉还没闹够吗,雷狮。”




“她今天太没趣。”被他叫作“雷狮”的人略带揶揄地上下打量着艾比,“哟,安副站长,这么有闲情见义勇为,帮助对面的手下败将啊?”




凯莉,雷狮,安副站长——安迷修!哦——她认出来了:“安迷啾!”




现场的空气凝固一秒,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雷狮:“原来你是银爵那边的人?”这话不知道是对着双眼放光的艾比说的,还是对风中凌乱的安迷修说的。




鸠占鹊巢。文学社社长提到广播站,以及他们的站长凯莉和副站长安迷修就是一声冷笑。天知道为什么文学社会同意跟广播站进行辩论赛,照理说文学社的词锋应锐过那么几分,但谁承想广播站凯莉恃那三寸不烂之舌,将文学社逼的节节败退!说到这的时候,社长痛心疾首地对着艾比拍桌。




艾比看了看文学社这边的阵容,一辩蒙特祖玛,二辩安莉洁,三辩格瑞,四辩紫堂幻。再看敌方广播站阵容,一辩凯莉,二辩雷狮,三辩安迷修,四辩雷德。——社长,我懂的,不是我们太弱,而是他们太强。




赌注是活动室,文学社和广播站都算下了血本,如果广播站输了就要让出实验楼的活动教室给文学社当活动教室,但他们没输。反之,文学社付出了图书馆这边活动室使用权的惨痛代价。于是私下里几个文学社社员分别对出场四辩的名字进行了改造私下称呼。




艾比看着正指着安迷修爆笑的雷狮,约莫着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个“雷啾”外号的事情。安迷修那边调整好了情绪接道:“说到底的确是我们这边失礼,让你们让出图书馆这边的活动室的确为难…”他这边说着的当儿,艾比那边心驰神往,最后以凯莉出面,用非图书馆的活动室交换图书馆活动室为告终,艾比才回过神来:什么?活白干了?




不过因着这件事儿,她和广播站的那批人倒是熟了起来,以安迷修,凯莉,雷狮三者为首。雷德成天跟着嘉德罗斯往文学社这边跑来找格瑞和祖玛,倒也常见。艾比是这届新生除金外加入文学社的唯一一人,而金纯粹是冲着格瑞来的。社长前思后想,将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她:




每日更新校园板报。




板报栏在教学楼侧,高了艾比两头不止的巨大一块,说到底也不知道这活儿的担子为什么落在了文学社身上,最后又挑在了艾比的肩头。




任务倒不算太难,月期和周期的板报占了大半黑板,由绘画社监管,可供文学社或者说是艾比肆意发挥的也就右边这一小栏,上书今日天气和所谓校园大事,下写一些名言警句,例如: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最右下角的一点点小边边,既没人看,艾比索性用来当了日记板用,打眼一瞧,谁也看不出来最底下那排小字,教学楼侧来去匆匆,无人注意。




“今天食堂的苦瓜炒鸡蛋很好吃❤”


“今天安莉洁和凯啾又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


“今天的苦瓜奶茶太甜啦!!”




根本无人注意,她也乐在其中。美滋滋地写下去,换其他轻便活计还不肯干呢,格瑞提出找个社员和她轮班帮忙,被摆手拒绝,安莉洁问艾比如何擦到上面,她拍了拍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年,笑的得意:“这不是有安迷啾呢吗。”这时候就该安迷修面带无奈帝开口纠正自己的名字了。




这些日子她倒是跟安迷修越来越熟,文学社这边本来有些微词,雷狮凯莉双双冷笑一声,搬出金格瑞嘉德罗斯三人组来挡箭,于是文学社这边只得闭了嘴。况且让广播站副站长成天帮文学社擦黑板,社长私下觉得有面,虽然艾比不知道哪来的面儿。




不过老请人家帮忙免费擦黑板也不是个事儿,艾比想了几日,约了个周五请安迷修去喝苦瓜奶茶,不过那天不能提前赶走安迷修,所以日记板也不能写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今天写不了日记板,但艾比却感觉不到一点沮丧。但写日记板已成为习惯,她还是悄悄地在黑板右下角添了一排几乎看不见的小字:




“今天要和安迷啾去喝苦瓜奶茶啦❤”




学校内部就有奶茶店,她跟老板混的极为数落,落座时就一声:“两杯!”奶茶也不是瞬时泡好的,她一边折着纸巾一边和安迷修闲聊:




“话说怎么从来不见你广播?”大多数时都是凯莉那甜美的音线回荡在校园。




“我负责的时间是放学之后的一段音乐栏目。”安迷修答,艾比长长“哦”了一声,果然,放学铃一响,大家都火急火燎地冲出校园,谁还乐意听呢?“而且,很少有人点歌。”他用食指挠着侧颊略带尴尬地笑,“不过来投信的倒是不少,雷狮和凯莉都说我将来适合去情感电台工作。”




的确跟知心哥哥的形象很相符啊,艾比暗想。奶茶端了上来,飘着白气,还有点烫。她就又多扯了两句:“唉…真羡慕凯莉学姐呀…喏,”她扳着手指,“成绩好,长得又漂亮,而且声音也好听,人情练达…最关键的是,有人喜欢啊!”艾比忍不住把声音拔高了两度。




雷狮和凯莉成天掐架掐到文学社来,明眼人都能看出几分打情骂俏,广播站自己不用花经费,文学社却要费心批发墨镜!什么事儿啊!




“其实艾比小姐不需要这样灰心…”安迷修看她颓在桌子上,想伸手来拉她,但最终还是收回去,他一直有点奇怪,不像其他人喊同学,非要称她为“小姐”,“其实,其实…您也有人喜欢的啊…”他的音越来越轻,越来越模糊,艾比趴在桌子上勉强听清,心想你自己说话都这么没底气,让我怎么相信?




后来等艾比这个学期第十七次倚在教学楼侧听头顶的喇叭放着安迷修的声音时,她才反应过来,最近是不是跟安迷修混的太热络了点?从日记板上就能看出来:




“今天安迷修的领带没系好哈哈哈哈…”


“今天安迷修背后被雷狮贴了‘蠢货骑士’的小纸条一整天!”


“今天安迷修忘记给我带苦瓜奶茶了!”


……


直到今天。她今天的日记板还没有写,教学楼侧最近新建了一个社,持续装修,呜呜响,这倒在其次,更主要的是影响广播信号,艾比真的很好奇安迷修今天又有什么事。




他的这个栏目不仅负责麻烦的情感解答——虽然安迷修的建议往往都没什么用,但小学妹们对匿名调戏颜值不赖的广播站副站长这件事乐此不疲。而且往往还会跟着问题说两句自己的日常,比如今天。




“啊…嗞啦嗞啦——喜欢…嗞啦——女生的类型吗?”




艾比听着杂音,跺跺脚。这可是她第一次给别人无聊的广播栏目问题诶!还不是看在广播的是安迷修的份上…




“说起这个,嗞啦——嗞啦嗞啦嗞啦——嗡——”




什么啊?什么啊?艾比期待地踮脚,但是头顶的装修声一直没有停止。




“嗞啦——喜欢…呲…女孩?嗞啦——”




“嗞啦——成绩好长得又漂亮,嗞啦——声音…呲,人情练达——”




艾比愣住了。




今天安迷修从广播站的活动室走出的时候,没看见窗外那个冲出校园的身影。“奇怪…”他小声道,上下翻看着手里的信封,“这笔迹好眼熟啊…”




他走出教学楼,快步拐过侧面,查看四周无人后,低语自己怎么好像有病一样,蹲下身贴着黑板看向右下角,那里今天依旧有着一排小字,只是歪歪扭扭:




“今天安迷修有喜欢的人了。”




从那天以后,艾比不再热心于日记板,金对于这份新工作倒是很上心,新的学期开始时,她向文学社递交了退社申请,但文学社社长盛情挽留,最后表示她一定要去参加这次开学的社团聚餐。




虽然艾比依旧不明白,文学社和广播站到底什么时候打得火热,但恭敬不如从命,再说自己弟弟也在里面,怕什么。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群人开了两个KTV的包厢,她踏进去的那个没有埃米,入眼全都是老熟人。大家看到艾比倒并不尴尬,雷狮举杯问她退出文学社是不是想来广播站弃暗投明,凯莉那边就接上了话茬儿说热烈欢迎。只有安迷修坐在包厢一角,看见她时,抬头一笑,还未开口,艾比已经紧紧挨到包厢另一边坐下。




不想面对…不敢面对。




啊,自己曾经不会表现的很明显吧?暗恋安迷修这种是。艾比想,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凯莉,彼时那人正一手拉着金一手拉着格瑞要求两人碰个杯,不亦乐乎。




最后醉得一塌糊涂,艾比滴酒没占,幸免于难,广播站全军覆没,男生都让雷狮灌了两杯深水炸弹下去,秒速躺尸。凯莉也是毫不留情,拽上了文学社的“酒逢知己千杯少”,最后兀自一个倒了下去。




临终遗言是“让雷狮付钱”。




她不是没看见艾比,只是推搡间,凯莉似乎总有意地避开艾比,却让她不得不挪动了自己的座位。等注意到的时候,艾比早就坐到了包厢的另一头,挨着安迷修。




包厢里一片四仰八叉,身边人阖着眼眸,似乎在酒力的作用下早已睡熟,呼吸匀长,艾比别开头小心翼翼地摸过去,冰冷的手指触到温热的掌心,反倒是自己打了个寒战。




算是个结果吧。她想着,姐要告别青春期这场开始的莫名其妙的暗恋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用指尖在他掌心写下第一笔。




大概是因为温柔的笑容吧。




‘我’




况且,安迷修的声音也不赖,是个值得喜欢的对象,对吧?




而且人也很好…




‘爱’




就是呀,就是呀…




他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呀。




‘你’




艾比收回手,想捂住脸及时止住自己的泪滴。




被阻止了。




安迷修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哪有酒气?




他在她掌心快速书写,似乎唯恐来不及。




‘我’




广播站的每一期节目都有存档,其实只是她没听过。




喜欢是因为什么理由呢?其实什么都可以。




‘知’




他本以为自己的单相思注定无疾而终,直到某日注意到了她在板报右下角的小字。




‘道’




他太熟悉她的笔迹,她也不知道他从不回答这种有关私人的问题。




‘我’




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其实想给她听原件的。




‘也’




差点以为自己的告白就这么被无声的拒绝了。




‘是’




-“安学长喜欢的女生类型是什么样的呢?”


-“啊,她的话不好形容呢,可以称为‘我喜欢的女孩子’那种类型吗?”


-“她的理想是成绩好,长得又漂亮,而且声音也好听,人情练达的那种类型吧。”


-“不过她的话,怎么样都喜欢啊。”




-END-




我私心打个雷凯TAG请问各位爸爸可以吗?[不可以,被打死。[但还是打了。


这篇开头是我一周之前写的。陷入沉默。结果后续就接不上了。


如果可以的话今晚到家想写蘅芜啊呜呜呜呜呜


辣眼致歉。

评论

热度(314)

  1. 二月一朵fafa陈言务趣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太好看了吧!!!老夫的少女心啊!